韦德1946bv

韦德娱乐平台手机登录
  搜作文      投稿须知

海南粉

海口作文网  时间:2018-05-28 22:42

中原多麦子。麦子在中原大地上生根发芽、抽穗灌浆,待头稍昂起,即携了面的香奔袭来,诱我至中年。南方有稻,化而为米粉,或香鲜软糯,或热辣鲜香,百啖而不厌,一朝来遇,即惹了痴缠。

海南粉白如雪、细如丝,白是大米、番茨粉赋予的美,细软爽滑则是海南人的温润平和之美。一爿小店,一个主厨,一个帮手,诸多食客。市场上购来成粉,细白如中原粉丝,粉丝为干丝,米粉为软糯细丝。女人的手戴了手套,一抓,恰好一碗。放火上铁勺内,水开时粉即熟烫。蓝釉边白细瓷碗盛下,佐以油炸花生米、炒芝麻、肉丝、竹笋以及酸菜等,白雅蓝靓,堆红叠翠。粉细、料足、色纷繁、诱人有形中。细细拌料入味,米的清香,各种佐料的醇香,其味多样且后味无穷。粉后海螺清汤一碗,海鲜之鲜、米粉之香相辅相成,似乎天下美味,皆酝酿其中。餐桌上一瓶橙黄色海南辣椒酱,一瓶山西老陈醋,食客随意。食辣者筷子头挑上一点儿海南椒,鲜辣香诸味更起。

海南粉粉软且糯、柔润爽滑,似中原手工面。中原食面,面食丰富,手工面当是最为温润的记忆。和面、揉面、醒面,过一时辰,面方从远古中带着柔软的妩媚款款走来,开始温软、劲道起来。这一系列繁琐过程似乎都带了诗意。擀面杖是面的贴心管家,手下使劲儿,面被推开如纸薄。薄而不烂,方为上品。切面是一道考验人的功夫,用巧劲儿,刀一头落下一头翘起,咔嗒咔嗒,细切如丝。唯中原女人的灵巧与柔和,方能做出上乘手工面。

刚入海口时,思乡心切,满心思满眼睛都是面食,见面馆即进,点餐疗饥。每每过尽千帆皆不是,咸香味足,乡愁味淡,不似中原面。居海口日久,慢慢喜欢上这一碗海南粉。海南粉如人,平和冲淡、包容随和、悠闲自然,常给人非常愉悦的体验。

一日晚饭时突然想念海南腌粉,逛尽街边店皆无。腌粉即是海南粉,原来只在早上和中午才有,海南粉到晚上,基本被食客饕餮一空。女厨看我食欲深远,即刻跑去市场称了粉原料,轻声细语问我有无口忌。女人身段玲珑、手巧眼快,一会儿功夫一碗海南腌粉摆在面前。海口人善良热情、质朴温润,如一块块璞玉,诠释着自然之美。“腌”,即“凉拌”(也有热食的做法)。下面是粉,舀一勺芡汁儿浇粉上,又盖了红红绿绿多色彩的配料。量不大,我饭量小,刚刚好。筷子细细搅拌,芡汁儿和配料缓缓渗进粉里,各种香味就自己溜了出来。粉细软顺从,熨帖着口腔和味蕾。

慢慢吃,海南粉好吃。女厨说。眼神温和热情。海口人的热情直接而真诚,没有滨海路的曲曲弯弯。中原多方正,似乎只东西南北的概念,滨海地带道路皆以海岸线为经纬。滨海道路似八卦阵,中原人在滨海,常因方向半天找不到准确目的地。开口即问,常会得人详细指点,或因口音差异听不明白,海口人会放下手中活计直接带你去目的地。人常言,鼻子底下是嘴,有什么不懂的、不会的只需问。在海口这里嘴巴具备的问的功能得到极大发挥。

法国人爱红酒,巴黎街头展眼一望,诸多店面前都有一个遮阳蓬,蓬檐儿底下三五为群,或靓男丽女或老夫老妻握杯温婉优雅而饮。海口人则浪漫中浸润着务实,把这种街头浪漫演绎成海南粉的宵夜。入夜,花香飘逸,海风徐徐,海口或餐馆或临时而设的大排档,组成一条条颇为壮观的食之街。沿路炉火熊熊,镬气蒸熏,宵夜者或一家老小、或二三好友,围桌而坐边侃边食。清洁、幽雅,碧海蓝天,花香宜人,即使俗世里最家常的海南腌粉,也即刻上眼起来。

少时有两苦,一为求不得,一为执钟情。至中年,万事皆遗忘,唯不忘口腹。一缕清风,两钱明月,三五好友,多少前尘往事,均忘于江湖。生之大趣味,有闲看蓝天白云,有心听江海波澜,且口腹无虞、尽口腔之贪吧。

饭时到了,该来碗海南粉了。

海口作文网  [来源: 海南日报] [作者:马思源] [编辑:余冰月] 


网友回帖


海口作文网联系电话:0898-66835632 QQ:81637827 E-Mail:81637827@qq.com

2010-2011 www.hkwb.net AllRights Reserved

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

琼ICP备0500119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