韦德1946bv

英国伟德彩票
  搜作文      投稿须知

《中国文学史》: 有趣的钱穆,有料的文学史

海口作文网  时间:2016-11-24 18:28

《中国文学史》 讲述:钱穆 记录整理:叶龙 出版:天地出版社时间:2016年3月   刘英团

  “直至今日,我国还未有一册理想的《中国文学史》出现,一切尚待吾人之寻求与创造。”在香港新亚书院,国学大师钱穆开过两次《中国文学史》课程,一次是1955年秋至1956年夏,一次是1958年至1959年。先生以时间为序,从《诗经》《楚辞》一直讲至明清章回小说,贯穿中国古代文学的整体脉络。但是,因时局飘摇,自成一套完整体系的讲稿始终未能整理成书。尽管“许多吉光片羽最终都会归于尘土”,但“钱穆这部中国文学史讲稿,(却)注定会载入史册”。一如刘悠扬先生在钱穆《中国文学史》的附记中所言,“这本尘封60年之久的钱穆版文学史”一经报纸连载,“犹如一场学术地震,迅速引发了海内外中国文学史家的激烈争论”。

  钱穆“学问渊博”,无论历史、文学、哲学、经济,还是艺术、社会,都有高深的造诣。但是,他最爱的是中国文学。由钱穆的弟子叶龙记录整理完成的《中国文学史》,原是钱穆的讲课笔记。或许这并非传统的、狭隘的“文学史”,或“并没有严谨到可用作教科书”,但好处恰恰在于它活泼、亲切,“个性十足”(陈平原语),尽显一代国学大师的文化操守。而其对文学极具个性的论述,见性情而有趣味,“可以作为导读、助读,点燃许多人对中国文学的兴趣”(张伯伟语)。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陈平原更是直言不讳,相较于正襟危坐的文学史,更喜欢钱穆这“自作主张”的文学史,“每个从事文学研究的好的学者,都应该在心中或口头有一部自己的文学史”。

  这部《中国文学史》“都是钱师平常所讲的,即包括原始诗歌和故事、小说”。一如叶龙在序文中所言,“我只是如实地把钱先生所讲的记录下来,没有加添也不删减。”那么,钱穆《中国文学史》的价值该如何认定?它将带来怎样的改变?之于“钱学”,之于中国文学史,之于那些在断裂后重新寻找文化之根的你、我、他,一切还不得而知。但是,“对于研究大时代中的知识人,这是标本,弥足珍贵”(刘悠扬语)。那每一个字所饱含的耀眼的生命激情,既来自钱穆试图在英属殖民地复兴儒家精神,更来自他将自己的生命之烛浇灌于三尺讲台化出的每一个字——与他那些精彩的学术论述相比,几乎具有同等价值。“历史应还其本来面目,不能曲解,不可贻误后人。”钱穆讲中国文学史,自言是“以死者心情来写死者”。这种于在绝望中建设的勇气和坚韧,始终贯穿在钱穆的讲稿中。

  钱穆以史学成名,但学问之渊博,是公认的“最伟大的国学大师”。一生著述颇丰。其中,《国学概论》《国史大纲》《国史新论》《中国文化史导论》《中国历史精神》《中国思想史》等影响甚巨。著作辑《钱宾四先生全集》,分甲编思想学术、乙编文史学术、丙编文化论著,计56种54册,约1500万字。国际汉学批评家杨联升说钱穆治中国学术思想史,“博大精深,举世无能出其右者”。在他逝世之际,他的弟子逯耀东发出了“绝了,绝了,四部之学从此绝了”之感慨。正因如此,“阅读此书,仿若时间回溯,钱穆先生站在台上娓娓道来”(张万文语)。

  相较于正儿八经的文学史著作,根据讲义整理而来的《中国文学史》显得活泼多了。相对于系统的著述而言,讲义集结成书的最大优点是“现场感”。相较于“照本宣科”,“老师在课堂上讲话,兴到之处,常常会冒出些‘奇谈妙论’,见性情而有趣味”(骆玉明语)。比如,钱穆说孔子之所以伟大,“正如一间百货公司,货真而价实。”一如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骆玉明所言,“这话简单好懂容易记,却又是特别中肯”,“会心处,仍可听到声音的亲切”。书中,钱穆不仅引经据典,还“普及”“纠错”了史学、地理学相关知识。这就是钱穆博学而广识处,讲文史、做学问“亦得要义理、考据和辞章三者兼顾,不但要讲其历史演变、创作目的和字句修辞”,“还要了解历史地理,懂得校勘学”(叶龙语)。

  从历史与社会来说文学,从文化环境说文学,从中西比较说文学,这就是钱穆的《中国文学史》。一如叶龙所言,“钱师用一生的精力,把经、史、子、集都读通了,所以他讲任何一门课,都有其精彩独特的见解。”

海口作文网  [来源: 海南日报] [作者:] [编辑:吴茜] 


网友回帖


海口作文网联系电话:0898-66835632 QQ:81637827 E-Mail:81637827@qq.com

2010-2011 www.hkwb.net AllRights Reserved

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

琼ICP备0500119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