韦德1946bv

韦德体育
  搜作文      投稿须知

《边缘的琴》

海口作文网  时间:2016-11-14 10:24

  《边缘的琴》   

  曹有云 著

  作家出版社

  走进秋天,就走近美丽。秋天是写诗,也是读诗的好时节。临窗而依,一边品铭,一边读诗,真是别有一番情趣,尤其读那些过目难忘的诗句,更是让人心怀感动,心旷神怡。我就是在这个“面朝大海”的日子,如品铭一样慢慢品读完了诗人曹有云兄的诗集《边缘的琴》。

  《边缘的琴》收录有云兄从2009至2013年5年间的200余首诗作,有对家乡的热爱和赞美,有出国学习的感怀和所思,有对亲情的挚爱和感伤……无论是长诗,还是短句,都展现了诗人的诗意写作、自然写作、民间写作和灵魂写作的情怀,从中也看出了诗人对诗歌怀有无尚敬畏之情,他一再降低自己的身段,常以“信徒”身份自居,好比一个永远在路上的“朝圣”者。

  其实,尽管在“朝圣”的路上,也一再降低身段,但诗人还始终感觉到不够,他一再把诗意的触角植入生活之中,使自己更接近“地气”,内心不断向缪斯女神靠拢,以最虔诚的方式寻找灵魂救赎,仿佛每一次跪拜,都是一次灵魂的洗礼和内心的回归。诗人在诗集的《后记》中谈到“四个边缘”,其中前三个我是认同的,对于第四个所谓“文学身份意义上的边缘”,我认为这是诗人的谦卑,这种精神实在难能可贵,也是一般诗人难以达到的境界。

  有云兄是诗界的“他者”,他不入流派,也不追赶潮流,更不作矫情,他默默地在大西北那个偏远的地方耕耘着自己的诗歌田地。他的诗亦如他的人,充满了个性和率真,读后总让人难以忘怀。对诗歌,有云兄不利欲薰心,也没有诗艺的炫耀,他的诗有着鲜明的“他者”个性节奏和特征,情理兼容,诗性与神性并存,率真且不浅薄,简约中流淌着一种生动美。读他的诗是一种美的享受,还在于内心教化,使你感受到一种冰心玉洁,源于千年炼狱。

  “神话之水退去/乱石堆满山岗//雄鹰不飞/众神不归/喧闹的苍穹楼空人去//洪水过后/天地荒凉/人类饥饿的头颅/塞满了河岸//看那,黄金堆积成山/人心溃烂如泥/梦幻之鸟难渡万里关山”。“折戟沉沙/英雄无路/追寻之路更复荒芜更复苍白”(节选自曹有云的诗《面朝昆仑》)。

  据载中国上古神话曾以昆仑山为中心,神话中最大神府——黄帝之宫就在这里,昆仑山上连着天,下连着地,古人把昆仑山比喻为“天梯”,凡人从昆仑山一直往上爬,就能到达天堂一般的“神界”,因此,昆仑山的所在也就是“天”之所在,天山合一,融为一体。这是先人对昆仑山的一种美好隐喻。

  然而今天,面对苍茫昆仑,“神话之水退去”,眼前是“乱石堆满山岗”,“雄鹰不飞/众神不归/喧闹的苍穹楼空人去”。在诗人看来,古今鲜明的对比是无法隐去的事实。我以为,这里寄托着诗人对昆仑山美好未来的期待,还隐含着一种诗人隐身在茫茫大西北的“英雄无用武之地”的内心感叹。

  “我看见欲望血口驱逐资本巨流潮涌东西/可见之手愚钝呆滞市场指针浮沉动荡诡秘莫测//我看见人心沮丧躁狂忧郁疲倦冷漠鼠目寸光/名利泡影淘尽道德磐石灿烂星空黯然空荡”。“人心荒芜如此/诗歌之木何以滋生”。“高厦林立,刺破苍穹/形而上学的塔楼在烟雾中顷刻崩塌/大江东去,群芳落尽/世纪之船已然驶向夕阳之海”。(节选自曹有云的诗《世纪之船》)

  《世纪之船》是一首针砭时弊的诗。有人说诗人不是救世主,但我要讲诗人必须要有自己的声音。诗歌作为先进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只有针砭时弊,发挥有效监督作用,才能传递正能量,用先进思想引领社会,诗歌的生命力才越发旺盛。《世纪之船》揭示当下诗歌界的一些丑恶现象,彰显诗人对这些现象深恶痛绝之。该诗运用了比喻、象征等手法,具有很强的穿透力和思想性,可谓入木三分。。“大江东去,群芳落尽”,诗人感叹,长此以往,世纪之船就已然“驶向夕阳之海”。“夕阳”之后寓示莫大的“黑暗”,“夕阳之海”隐喻“群芳落尽”后的没落。忠言逆耳,警示了人们。

  总之,读有云兄的诗是件愉快的事。他的诗多遵循事物的内在规律和建筑美学的内在要求,并深入到事物的核心本质,注重用情感打动人,能动地抽取生活中的情感养分,以精准、简练、神性的语句呈现稍瞬即逝的经验体验和人生感悟。同时,诗人还善于运用现代诗歌艺术的一些表现手法,把简洁的生活诗意化,把简单的动作神性化。从中,我们不难看出诗人对现代诗歌艺术的把握能力,所以,我们有理由期待诗人能创作出更多更好的诗歌作品。

  

海口作文网  [来源: 海口网] [作者:佘正斌] [编辑:吴茜] 


网友回帖


海口作文网联系电话:0898-66835632 QQ:81637827 E-Mail:81637827@qq.com

2010-2011 www.hkwb.net AllRights Reserved

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

琼ICP备0500119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