韦德1946bv

伟德国际苹果app
  搜作文      投稿须知

我的老师

海口作文网  时间:2016-09-08 08:54

  我们就读的“文中”,并非海南名校文昌中学,而是“学制要缩短,教育要革命”年代的产物——家乡琼海文市公社办起的文市中学,亦名“文中”。“文中”尽管是公社办中学,规模并不大,只有高中部,但老师大多来自嘉积中学。

  教数学的刘胜汉老师,老家万宁,他上课时声音特大特沉,皱起眉头射出两束光线能让搞小动作的同学马上站起来候罚。我领教他的严厉就是因为一个关于已知抛物线的求解。题本不难,但体育课“抢球”很诱人,我糊弄一通就交了作业。这使刘老师很失望,第二天第四节是自习课,他把我叫到他的宿舍,让我脱下裤子又把裸露的屁股撅起来,他左手在屁股上用力一捉,把小得可怜的两片屁股往中间凑紧,右手举起用床板锯成的乒乓球拍往屁股上连拍三下,又把作业薄往我跟前的床上一扔:“再做后面五道题,让你也有个记性。”我一手提裤子,一手抓起作业薄就往外跑。

  中午我不敢午休,马上回教室做作业,争分夺秒且一丝不苟,下午上课前果然准时把作业送到他的宿舍。他接过作业时,我终于发现他眼眶里的慈祥:“还痛不?”

  “不痛,就是有点麻。”我不记恨他,只是照实说了。

  后来,我真的长了记性,各科作业总是认真对待,不少作业成为范本在课堂上宣读。直至读大学时各科临考总是闲庭信步。

  物理课(当年叫机电课)老师王启甲是老师中的另类。他曾经当大学讲师,可能因为家庭成份不好,后来到嘉积中学任教,再后来又到了我们的“文中”。第一节课就让我们领略了他那酷呆的风采。他不带课本空手上讲台,从粉笔盒里抽出一支粉笔在黑板上写上“王启甲”三个字,算是自我介绍了。课就从这里开始,他大声问,你们哪个能说出这三个字的含义?刚接触,大家都不敢放肆。他环视一会课堂。还是我来说罢,“王”,就是我王某人。“启”,就是启蒙教育。“甲”,就是争取第一名,就是当状元。我的教学,就是要培养状元,当第一名。他停了一会,提高语调:“听我的课,跟我好好配合,一定当第一名!”言语之间,很有底气和自信。

  又是一个周一,早操后校长照例要训话。挂在树枝上老得掉牙的喇叭里传出校长略带沙哑的声音:“六班的同学注意了,要尊重老师,对老师有意见,可当面对老师提,也可以到我这里提,不要动不动就写诗骂老师,画画损老师。这个不好啊。”喇叭里传出校长翻课本的声音,校长清了一下喉咙,“我念一下所谓的诗让大家听听:打开机电册,怒火胸中烧,番薯教番薯,实在太可悲。”

  会后,没有一个人追究谁写了这首诗,倒是这个充其量算得上打油诗的诗,却被疯传了。十九年后,我到屯昌县工作,与先前调屯昌中学的王老师邂逅,又提起那首诗。他说,当时校长给我看了,笔迹像你的。言辞间王老师没有丁点责备,竟感慨起班里应多出这样的人才。

  林尤海老师教语文,不但语调低细,板字也有力干练;讲课总是至深细微,知微见著。记得讲解鲁迅《一件小事》时,他提示说,这篇短文最大的亮点是什么?概括起来就是“三小”:一个是小人物,文中的车夫,还有那个老女人,都是社会最底层的小人;另一个是小事件,老女人被车夫拉的车刮倒了;再一个是小动作,车夫扶起老人,搀扶老人去巡警驻所。就是这三个小,让车夫这个小人物变大了变高了;而相反,鲁迅这个文章中的大人物,从大变小了。

  林老师非常关注我们每一位同学的成长,为我们的成功欣慰和骄傲。我们六班毕业四十周年纪念聚会,林老师应邀与会。席间,他小心翼翼地从挎包里掏出一个蜡黄的笔记薄,又翻开笔记薄扉页,夹出一张微显发黄的相片。我接过来一看,是我们的毕业照,我因为矮小,站在最后一排。照片后面的备注让我们无比感动。我照片后面小字写着:88年县长(我1988年任昌江副县长)。一瞬间,我的眼睛就湿润了。

海口作文网  [来源: 海南日报] [作者:莫壮才] [编辑:吴茜] 


网友回帖


海口作文网联系电话:0898-66835632 QQ:81637827 E-Mail:81637827@qq.com

2010-2011 www.hkwb.net AllRights Reserved

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

琼ICP备0500119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