韦德1946bv

www.19461122.com
  搜作文      投稿须知

萧红的悲凉意象

海口作文网  时间:2016-08-16 15:10

 萧红  

  如果说,张爱玲的文字底蕴是苍凉的话,萧红的文字底蕴则是悲凉。其实,何止是文字?她的人生、爱情、婚姻等等,又何尝不是悲凉的呢?

  作为“民国四大才女”之一的萧红,其人生经历是一段悲苦的传奇——幼年丧母的哀痛;长大后逃婚出走的凄惶;困厄东兴顺旅馆时的无助;与萧军相依为命的艰苦岁月;心手相牵却又无奈地分手的伤怀之恋;漂泊流浪的苦楚与艰辛;最终玉殒香江的凄凉结局……都让人为之浩叹唏嘘。她颠沛流离短促而悲凉的一生,饱含放逐的寂寞和孤独,悲凉的意绪构成了人生的全部基调。

  她的情感生活也逃不脱悲凉的宿命,她是一个对爱情无限钟情的女子,渴望着生命中能拥有一份值得永远珍藏的爱,然而,每一次爱的经历,于她而言都几乎是一场灾难,都以遍体鳞伤而告终。她与萧军在离乱中相识相恋,在风雨飘摇的乱世中相濡以沫地度过了六年幸福的时光,然而,这对“只羡鸳鸯不羡仙”的情侣却没能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,她与他之间有着太多的个性冲突,这种冲突无法用爱情来调和,有一回,在与朋友聂绀弩散步聊天时,萧红感叹道:“我爱萧军,今天还爱,他是个优秀的小说家,在思想上是个同志,又一同在患难中挣扎过来的!可是做他的妻子却太痛苦了!”二人决然分手后,萧红带着一颗残破的心远走香港,年仅31岁便玉殒香江,直到临终前,她的内心深处也无法释然那段爱情带给她的阴影和伤痛。

  萧红是一个漂泊者,更为不幸的是,她是一个孤独的漂泊者,“孤独的内心,孤独并无所凭据……”(萧红语)有一回,在重庆,她对友人说:“我总是一个人走路,以前在东北,到了上海后去日本,现在到重庆,都是我自己一个人走路。我好像命定要一个人走路似的……”

  萧红以自己悲剧性的人生观照她所熟悉的生存境遇,抒写着普泛的人类生命的悲剧,她的字里行间,无不饱含着浓烈而深沉的悲剧意蕴。萧军第一次见到萧红时,看到了萧红写的一首小诗:“去年的五月,正是我在北平吃青杏的时节,今年的五月,我生活的痛苦,真是有如青杏般的滋味!”在《后花园》里,她借感叹冯二成子的命运道出了人生的虚无之感:“这样广茫茫的人间,让他走到哪方面去呢?是谁让人如此,把人生下来,并不领给他一条路子,就不管他了。”在萧红的笔下,破败、悲凉的意象随处可见:“樱桃树不结樱桃了,把樱桃树给轧断了,把玫瑰树给埋了。樱桃轧断了,还留着一些枝杈,玫瑰竟埋得连影都看不见了……”这不是正是萧红人生的投射吗?她的人生,不也是如此荒凉破败吗?《中秋节》中的一段文字,恰似她荒寒人生的真实写照:“森森的天气紧逼着我,好象秋风逼着黄叶样,新历一月一日降雪了,我打起寒颤。开了门望一望雪天,呀!我的衣裳薄得透明了,结了冰般地。跑回床上,床也结了冰般地。”在《呼兰河传》中,萧红更是直接责问道:“满天星光,满屋月亮,人生何如,为什么这么悲凉……”

  林贤治认为:“萧红的爱情悲剧说到底并非由性格酿成,而是文化价值观念深层冲突的结果,是男权社会处于强势地位的又一例证。”的确,身为女性的萧红,注定要比男性活得更加艰难,所以萧红说:“我一生最大的痛苦和不幸,都因为,我是一个女人。”有一回,她感慨地对聂绀弩说:“你知道吗?我是个女性。女性的天空是低的,羽翼是稀落的,而身边的累赘又是笨重的!而且多么讨厌啊,女性有着过多的自我牺牲精神……不错,我要飞,但同时又觉得……我会掉下来。”

  骆宾基在《萧红小传》中记述了萧红生命中最后的时刻,萧红伤感地说:“我本来还想写些东西,可是我知道我就要离开你们了,留着那半部《红楼》给别人写去了……这样死,我不甘心……”午夜十二点,萧红在纸簿上写道:“我将与蓝天碧水永处,留得那半部《红楼》给别人写去了……半生尽遭白眼,身先死,不甘,不甘!”在小说《亚丽》中,萧红发出了这样的疑问:“飞鸟的生涯是美丽的,落叶又为什么给风飘着呢?……我们为什么不是飞鸟呢?”

  1942年1月12日,一个美丽而孤独的灵魂凄惨地死去,“她做不成候鸟。虽然她至死眷恋着这片冻土,然而,等不到春暖花开的时节,便带着穿心的箭镞,永远坠落在南方的海滩里了!”——林贤治如是说。

海口作文网  [来源: 海南日报] [作者:唐宝民] [编辑:吴茜] 


网友评论


海口作文网联系电话:0898-66835632 QQ:81637827 E-Mail:81637827@qq.com

2010-2011 www.hkwb.net AllRights Reserved

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

琼ICP备0500119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