韦德1946bv

betvictor32伟德手机版
  搜作文      投稿须知
betvictor32伟德手机版

邱华栋:与生命共时空 与想象的甜蜜写作

海口作文网  时间:2016-05-11 11:42

  熟悉邱华栋的朋友,每看到他频繁推出的新作,总会讶异他是从哪里挤出的时间写作。他似乎总是精力充沛地四处奔波,也总能在重要的文学活动上见到他热情洋溢的笑脸,然而这些都不妨碍他魅力四射的创作激情。单是今年上半年,邱华栋就有历史小说集《十一种想象》和当代题材短篇集《十三种情态》(上海文艺出版社),诗集《闪电》(黄山书社),散文随笔集《蓝色》(百花洲出版社)以及作为系列小说“中国屏风”第四部的长篇力作《时间的囚徒》(江苏文艺出版社)。

  练武术的人都知道一句话:“一寸长,一寸强,一寸短,一寸险”,说的是长有长的特点、好处,短有短的优势和长处。既有过曾在武术队训练六年的体验,又在文学战场上南征北战三十年,年轻的“老作家”邱华栋写了160多篇短篇小说,自然知道短篇“险”,亦知道长篇之道。他的城市题材小说也被同道看好,认为邱华栋作为“城市闯入者”,已成为都市文学新的代言人。

  读书报:你是怎么写短篇的?从何时开始创作短篇小说?

  邱华栋:最早的一个短篇小说《永远的记忆》写于一九八四年,那年我十四、五岁,写的是一种感觉和心理状态,很短,现在看来应该算小小说,也就两千多字。很快,我进入到大学之后,写了关于少年记忆的系列短篇《我在那年夏天的事》。这些小说表达的,也都是关于青春期成长和窥探世界的那种惶惑、烦恼和神秘感。

  每次写短篇小说,我都把结尾想好了,因此,短篇小说的写作,对于我很像是百米冲刺——向着预先设定好的结尾狂奔。因此,语调,语速,故事和人物的纠葛都需要紧密、简单和迅速。从大学里毕业后来到北京,我感受到城市的巨大张力在我的精神世界里的投射,于是,大概花了七八年,我写了《时装人》系列小说,一共有五十篇。这些短篇的篇幅也不长,每篇都有一个诗歌意象在里面,比如《重现的河马》里面有河马,《刺杀金枪鱼》里面有金枪鱼,《时装人》里面有时装人和大猩猩,而《蜘蛛人》里出现了城市蜘蛛人。这些短篇都有诗意的追寻和城市异化带来的那种变形,小说故事本身不是写实的,而是写意的,写感觉、象征和异化的,并带有成长后期的那种苍茫感和对城市环境的符号化抽象。

  读书报:写系列短篇,在符号价值上是一种强调,这一点很重要。新千年以来,你将目光投射到了社区人、中产阶层的观察中,也写了一些短篇小说,有何独特的感受?

  邱华栋:我写短篇有一个习惯,就是喜欢图谱式的多重、多角度、多次地进行某个主题或者对象的书写。

  2000年之后,我写了《社区人》系列短篇,分为《来自生活的威胁》与《可供消费的人生》两个集子出版,一共六十篇,大部分是写实的,都有完整的故事和相对多面的人物,少了很多意象、象征、符号、诗意,多了写实、人物、故事、场景等等,我是向回走了一点,写实的能力增加了,写出了新的都市人的生活侧面和精神投射。

  读书报:新出版的短篇新作集有怎样的特点?

  邱华栋:2010年到现在,我写了两个短篇集:《十一种想象》和《十三种情态》。《十三种情态》是十三篇与当代情感、婚姻、家庭、外遇、恋爱有关的短篇小说。这些小说的题目都只有两个字:《降落》《龙袍》《云柜》《墨脱》《入迷》《禅修》等等,每个短篇的篇幅在一万五千字左右。

  我写短篇小说,从二十多年前的一、两千字,写到了如今的一万五千字左右。我也在思考为什么我经历了这么久,才把小说写到了一万五千字。我觉得,对于我来说,如何写短篇小说,一直有一个“多”和“少”的问题。一万五千字的短篇,时间的跨度,人物的命运跌宕,都有很大的空间感。比如,雷蒙德。卡佛的短篇小说,是“少”的胜利。我觉得他的简约和“少”,是将一条鱼变成了鱼骨头端了上来,让你在阅读的时候,通过个人的生活体验和想象力,去恢复鱼骨头身上的肉——去自行还原其省略的部分,去自己增添他的作品的“多”。这对读者是一个很大的挑战,因此,显得非常风格化。但雷蒙德。卡佛不是我很喜欢的短篇小说家,因为“少”使他显得拘谨,小气。我还是喜欢骨肉分配均匀的短篇小说,比如约翰。厄普代克和约翰。契弗,以及玛格丽特。阿特伍德、莫言、艾丽斯。芒罗(我不喜欢她的名字被翻译成‘门罗’)的短篇小说,他们是我最喜欢的、将“多”和“少”处理得非常好的短篇小说家。所以,写短篇小说,就应该在其篇幅短的地方做长文章,在多和少之间多加体悟,可能是写好短篇小说的关键。

  读书报:你说过自己写短篇,往往是小说的题目先蹦出来——为什么呢?主题先行?

  邱华栋:不是主题先行,还是模糊的,是逐渐清晰的。我写这个系列短篇,起先是题目先涌出来,然后一点点的,内容出现了,是小说的题目召唤来的。整个系列,题目都是两个字:《心霾》《墨脱》《溺水》《降落》等等。小说的题目是进入小说的钥匙,没有题目的召唤,故事,人物,场景,甚至是叙事的语调,都不会出现。

  我是持续打量和书写城市生活的小说家,我还要在这一场地里继续耕耘,持续前进,我也非常钟爱我这本小说集。假如来概括这篇小说的风貌,我想说,小说写的是日常生活中比较私人的隐秘生活,大部分和情感有关,不好为人道,但却影响着人自身的精神。这样的短篇小说,有着一种肉感,比较丰盈。看多了简约派的骨感,我实在是想追求一点肉感和丰满感。

  读书报:你现在是左手写当代题材的小说,右手写历史小说,而且数量上差不多等量齐观了。《十一种想象》是一部什么样的小说集?

  邱华栋:《十一种想象》是历史小说系列,一共十一篇,我取材于各个国家的历史和人物故事,出现的历史人物有成吉思汗、丘处机、韩熙载、玄奘、鱼玄机、李渔、利玛窦、埃及法老图坦卡蒙和他的王后安赫克森阿蒙等等。面对历史展开想象,是我的新尝试。

  我平时喜欢读闲书,乱翻书。其中就读了不少历史书。二三十岁的时候,心态比较浮躁,写了不少当下都市题材的小说。后来,随着年龄的增长,心慢慢静下来了,读书也更加杂乱。在阅读历史著作的时候,我时常会萌发写些新历史小说的念头。这本书可以说就是这样一种心态下的产物。因为我不喜欢重复自己,或者说,每次写个小说,总要稍微有些变化,或者题材,或者结构,或者叙述语调等等。十多年下来,我写的历史小说,有几部长篇小说,主要是《中国屏风》系列四部,以近代历史上来到中国的外国人为主角。现在这一本则是十一篇中短篇小说。其中,有三部中篇小说:《长生》《安克赫森阿蒙》《楼兰三叠》,其余八篇是短篇小说。

  读书报:从题材上看,中外都有,不同历史时期都有,都是依据一些史实所展开的关于历史的想象?

  邱华栋:是的,比如,收在小说集里的《长生》,写的是13世纪初期,丘处机道长正在成为人间新霸主的成吉思汗的召请,不远万里,前往如今的阿富汗兴都库什山下与成吉思汗面见的故事。我在上大学的时候,读了丘处机的一些诗作,非常喜欢,就对这个人物发生了兴趣。何况他又是中国道教的著名人物。因此,才有了《长生》的中篇版和长篇版。其实,假如今后有时间,我还想再把《长生》的小长篇扩展成大一点的长篇,类似吴承恩的《西游记》那样,虚构出丘处机带着十八个弟子,一路上与妖魔鬼怪斗法的故事,这样是不是更有趣呢?

  读书报:我明白您的历史小说理念了,就是一个是要绘制出历史的声音肖像,还有就是使历史活起来,具有趣味性。

  邱华栋:一切历史小说也都是当代小说,正如克罗齐说过,“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”。我在写这些小说的时候,有意地、尽量去寻找一种历史的声音感和现场感,去绘制一些历史人物的声音和行动的肖像。这可能是我自己的历史小说的观念吧。

  比如,我一直很喜欢《韩熙载夜宴图》这幅画,最终,导致了《三幅关于韩熙载的画》的写作。我想象了历史上失传的、关于韩熙载的另外两幅画的情况,以及韩熙载和李煜之间的关系。《色诺芬的动员演说》取材自色诺芬本人的著作《长征记》,色诺芬是古希腊很有名的作家,他的多部作品被翻译成了中文。我一直对希腊罗马时期的历史著作有兴趣,这篇小说不过是随手一写。因为,我曾经做过一个梦,梦见我在一座古城里醒来,而一个古代的人在我的耳边说:“这是亚历山大大帝所征服和建造的城市,它是亚历山大城!”众所周知,亚历山大很年轻就去世了,死之前他已经建立了很多亚历山大城,他的远征路线一直到了印度。我不知道我今后会不会写一部关于亚历山大大帝的长篇小说。我觉得是可能的,因为,我对他的生平特别有兴趣。《利玛窦的一封信》则是我有一天去北京市委党校,看到利玛窦的墓地之后,产生了写一篇小说的想法,取材于他的《中国札记》和史景迁的研究著作《利玛窦的记忆之宫》。读了这篇小说,你一定会对利玛窦有一个基本的了解。这十一篇小说,于我是一种题材的拓展和大脑的转换,假如能给读者带来一点对历史人物的兴趣和会心的微笑,我觉得就很好了。

 

海口作文网  [来源: 中华读书报 舒晋瑜] [作者:] [编辑:吴茜] 


网友回帖


海口作文网联系电话:0898-66835632 QQ:81637827 E-Mail:81637827@qq.com

2010-2011 www.hkwb.net AllRights Reserved

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

琼ICP备05001198